打印页面

首页 > 互动个人专栏 我的包扶对象

我的包扶对象

祁玉江

我的精准扶贫包扶对象在宝塔区柳林镇新窑村,共有4户,分别是刘玉琴、高延军、雷文明和雷艳玲。2016年元旦前夕,我又一次来到这个村,走进这4户人家中。

前不久,延安下了一场雪,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,下得委实不小。村子道路两边和背坡上,仍有厚厚的积雪,给乡村山野增添了浓浓的冬日气息。

关于新窑村,对我来说,并不陌生。全村共有78户、287人,是我在宝塔区工作时所包扶的一个低收入村。这个村最大的好处是,有一个好的“领头雁”,那就是原村长、现任村党支部书记景平。他原本是个生意人,很会赚钱,光景自然过得幸福美满。但是,为了给全村群众求发展、谋福祉,他放弃了做大生意、赚大钱的机遇,义无反顾地留到村上,一心一意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。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一户富了不算富,全村富了才算富!”景平的头脑很是精明,村里每户生产生活情况,他都了如指掌。有时,就连村民本人也稀里糊涂的情况,他却能够如数家珍地给你道得明明白白。可以说是全村名副其实的“掌柜”。他虽然脾气不好,有时还骂人,可村里人对他心服口服。因为他心好,从不给人使坏,并且同情弱者,谁家有困难,他总是想方设法予以帮助,实在协调不来钱,就自己拿出钱来,给困难群众垫上。谁的医药费报销不了,谁有病无钱住院,他总是不厌其烦地亲自出面,直到问题解决为止。谁家不会谋划光景,谁家管理不了果园,谁家找不到致富门路,他更是关爱有加,一一出谋划策,手把手给予指导。邻里邻居有了矛盾,也要靠他说事调解。他能一声喊到底,讲出来的道理人人都秉服。只要他出面,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,迈不过的坎儿。更值得称道的是,他注重发展村集体经济,办起了砖厂,建起了对外出租的储藏库房,两个项目年收入十四五万元,多少能给大家分一些红利。正因为他是个能人、好人,每次村“两委会”换届选举,他总是高票当选。现在,因小村并大村,新窑村与三狼岔沟的白沟、中庄、南沟、三狼岔四个村合并为一个行政村,景平自然又当上五村合一的大村党支部书记。相信在他的带领下,这几个村子的精准扶贫任务一定能够如期完成。同时带片领导——柳林镇副镇长杨龙,驻村干部冯学荣,坚守岗位,工作认真,底子清楚,指导有方。柳林镇党委、政府,区农综局、民政局、合疗办也十分关怀,惠民政策落实到位,使农民群众得到许多好处。

从2012年开始到2014年的3年间,我们共为村上办了10件实事,拓宽了村道、打通了上山果园道路、建起了党员活动室和村委会办公楼、修建了活动广场和凉亭、开辟了垃圾填埋场、办起了太阳升养鸡场、整治了村容村貌、绿化了道路两旁、开挖了水井、发展起储藏库三产,使整个新窑村的面貌焕然一新,生产生活条件大为改观,群众收入稳步增加。2014年,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上了10800元,比2011年6700元增长61%元;2015年又达到11600元。

2014年底,我回到市上工作后,按照市委、市政府精准扶贫的总体部署和领导干部包扶贫困户的具体要求,市区两级扶贫部门安排我继续包扶新窑村的4户困难群众。这4户贫困户贫困的原因不尽相同。刘玉琴,36岁,丈夫杨福军35岁,两口子拥有一个8岁的孩子,有上下两层八间房子。原本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,只因七年前,刘玉琴突然双腿无力,怎么也站不起来。后经多方治疗,不但未能治愈,就连病因也没有查清。直到现在,仍拄着双拐,永远失去了劳动能力。丈夫杨福军,人死板又没手艺,光景每况愈下,现还下欠民间借贷24万元。是我所包扶的4户贫困户中最困难的一户。高延军,36岁,爱人杨芳玲34岁,有两个孩子。原本光景也非常好,高延军头脑灵活,还做着生意。可从2009年开始,高延军不幸患上了肾病,虽经多方医治,也未能好转,从2014年10月起靠透析维持生命,不仅自己失去了劳动能力,而且拖累着妻子也不能下地干活,终日料理家务、接送孩子上学。雷文明,71岁,老伴康彩萍,58岁,老两口都是残疾人,已失去劳动能力。两个儿子成家另过。独人独户、61岁的雷艳玲,2002年丈夫在当地高速公路建设工地揽工时不幸触电身亡。两个女儿已出嫁,一个儿子成家另过。眼下,她虽然身体还不错,但已失去重体力劳动能力。从以上4户家庭实际情况看,只有刘玉琴丈夫杨福军还有劳动能力,但赚不来大钱,只能靠打临工赚点小钱,维持简单生计;至于那24万元借贷,恐怕一时是难以还清了。其余3户均已失去劳动能力,只能靠政策性救助和儿女赡养了。

与我一同前往的还有宝塔区民政局局长张红军、副局长罗玉孝,区农综局副局长谢万周,区合疗办主任刘亚利,柳林镇镇长石仰恒等,他们都是来搞政策解释的。在杨龙、冯学荣、景平的引领下,我们一一走进他们家中,见到了本人,送上带来的米面油和现金,并为刘玉琴送上了轮椅,以表达党和政府的关怀之情。我们扳着指头,一笔一笔细算了今年每一户的收入账,研究确定了来年扶贫的精准措施。经认真计算,一年来,刘玉琴家,丈夫揽工、烤红薯收入4500元,村上砖厂分红2400元,退耕还林补助240元,残疾人保障金1200元,粮食直补150元,贫困户扶持金3000元,我救助1000元,全家累计纯收入12490元,人均4230元。高延军家,村砖厂分红3200元,退耕还林补助80元,低保(4人)补助7680元,村储藏库分红1100元,粮食直补100元,我救助2000元,全家累计纯收入14160元,人均3540元;另,高延军本人全年透析花费10.4万元,西安看病1.2万元,共计11.6万元医药费,通过合疗报销和大病救助,基本没有欠账。雷文明一家,村砖厂分红1600元,残疾人保障金2400元,退耕还林补助160元,粮食直补100元,村储藏库分红100元,养老补助金2100元,我救助1500元,全家累计纯收入7960元,人均3980元。雷艳玲,村砖厂分红800元,储藏库分红1100元,养老金补贴1500元,退耕还林补助70元,粮食直补50元,贫困户扶持资金1000元,我救助1500元,累计纯收入6020元,当然人均纯收入就是6020元了。从4户年人均纯收入计算看,4户贫困户人均纯收入最低3540元,最高6020元,都已经实现精准脱贫。从收入来源分析,主要靠政策性补助和村集体经济分红。

精准扶贫,关键要在“精准”二字上做文章,那就是扶持对象选择要精准,致贫原因分析要精准,扶贫措施要精准,收入计算要精准,长远巩固提高策略要精准。我所包扶的这4户贫困户,可以说这几个方面的精准都做到了。然而我还是担心下一步巩固提高的问题。如果搞不好,很有可能出现返贫。尤使我揪心的是刘玉琴家24万元的民间借贷几时才能够还清?思来想去,还盼党的普惠政策能够更多地惠及这些百姓,村集体经济进一步兴旺繁荣起来,使他们能够分到更多的红利,过上更加富裕幸福的生活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yanews.cn/2016/0105/758.shtml